午梦千山

[带卡/ABO]越狱番外 02

驴克白:

▼火影同人,架空,ABO


▼宇智波带土(Alpha)×卡卡西(Omega)


▼《越狱》番外






  番外02




  卡卡西试图转移宇智波带土的注意力,但是,不管他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绕来绕去,宇智波带土最终还是会把话题扯回那些邮件上面。卡卡西宁愿宇智波带土和他谈过去的旧报纸,也不愿意让宇智波带土看到邮件内容,对方准会把儿子揍一顿。因为邮件里附有好几份成绩单,上面的成绩不是E就是F,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F说明你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卡卡西通常会这样安慰垂头丧气的儿子。


  然后,他收到了一份成绩为F-的邮件。


  儿子说:“这样我的进步空间就更大了。”


  卡卡西久久的沉默着。


 


  卡卡西担心宇智波带土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更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全,所以,宇智波带土平常所看到的成绩表格都是他伪造出来的。这么久以来,宇智波带土从来没有起疑,然而,在与校长先生见面之后,从早上到下午,宇智波带土一直围在他的身边打转。




  他走到哪里,宇智波带土跟到哪里。


  他去庭院外看书,宇智波带土就坐到旁边。


  他进屋喝水,宇智波带土抢过水杯。




  宇智波带土说:“你的行为很可疑。”


  卡卡西说:“我听不懂,可以说明白一点吗?”


  宇智波带土说:“我要看邮件。”


  卡卡西说:“你为什么要让他去宇智波大宅?”


  宇智波带土说:“先把那些邮件给我,我要看看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卡卡西问:“什么邮件?”


  “你对我藏有秘密?”宇智波带土十分肯定地说道,“你对我藏有秘密。”他伸手拦住卡卡西,“你不能走。”


  在书也被抽走之后,卡卡西老实地交待出了全部:“我已经把它们都处理掉了。”




  宇智波带土认为卡卡西的手太多余了,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他想把卡卡西的手废掉,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想了想,大概是因为爱。他伸出手捏住卡卡西的下颌,强迫卡卡西与他对视。




  “天才,我知道你的记忆力很好。”宇智波带土突然心生了恶作剧,连说话的口吻也变得极其恶劣:“现在,我要你把那些邮件内容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假如背错一个字,后果你知道的。”


  卡卡西的目光没有躲闪,微笑着回答道:“抱歉,我全部忘掉了。”


  宇智波带土忘记了呼吸,脑中各种各样的惩罚方式瞬间被击垮了。




  宇智波带土往庭院里搬了一张摇椅,放在秋千架的旁边。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卡卡西看书的时候,躺在旁边睡觉。然而,不管怎么摆弄,看起来都不协调。想来想去,宇智波带土决定请宇智波止水重新制造一张摇椅。他依然记得他们在木格尔监狱时,宇智波止水被其他狱友们夸赞是位出色的木工的事。




  宇智波带土说:“你想弄一个葡萄架在这里吗?”


  卡卡西疑惑地问道:“葡萄架?”


  宇智波带土说:“我们可以请止水来帮忙,你知道的,他对木头这种东西很有经验。”


  卡卡西说:“我知道他很喜欢那些刨花。”他清楚的记得还在木格尔监狱时,他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宇智波止水在操场上,弯着腰锯木头。




  “我想,他应该很乐意来帮助我们。”宇智波带土回想着,继续说,“下个月你和我一起去宇智波大宅?你应该看看宇智波大宅里的那些凳子,桌子,还有一些方格柜子,全是止水制作出来的。”他补充说,“你可以挑一些喜欢的带回来,因为宇智波大宅快放不下了。斑一生气就砸凳子桌子和柜子,但是第二天,止水就会把它们全部修补好。”


  卡卡西陷入了沉默,他突然很担心他的儿子。




  当天晚上,卡卡西就梦见他的儿子规规矩矩坐在庭院里背书,张口说话时的语气和宇智波止水一模一样,接着,他就拿出工具开始锯木头。卡卡西几乎是在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惊中醒来的,还弄醒了身旁的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带土说:“你做噩梦了?”他搂住卡卡西的脑袋。


  卡卡西说:“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把他送去宇智波大宅吗?”


  宇智波带土说:“不能。”


  卡卡西说:“你想让他跟宇智波止水学锯木头?”


  “止水可不止会锯木头,还会撬锁,清洗冰箱,修旧电视机。”宇智波带土说。


  卡卡西更加担忧了,他完全可以想象儿子把学校每个教室的门锁给撬了的画面。


  宇智波带土还想继续挖掘宇智波止水的优点。


  卡卡西打断他:“别说了,别再说了。”




  这个梦一直在卡卡西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当然知道这些技能是两位宇智波先生在木格尔监狱里学会的,他是促成者,但是,这些技能并不适合学生和学校。他可以接受儿子的成绩单,但是绝对不能逃学。




  事实上,宇智波带土的想法和卡卡西的梦完全不同。他要让校长先生体会到自己的教育是多么的失败,让校长先生知道他和卡卡西的儿子本该多么的优秀。




  卡卡西问:“你会画涂鸦吗?”


  宇智波带土琢磨着:“我会。”


  卡卡西拿出彩笔和白纸,铺开到桌上:“来吧。”


  宇智波带土虽然狐疑,但还是画了。线条和色彩看起来毫无美感可言,他含含糊糊地想为自己找点理由:“很久没画了,没有手感。”


  卡卡西却满意极了,将画收了起来。






  后来,宇智波带土想修改一下画上的不足之处,但是始终没有找到那一幅画,他不知道卡卡西到底把它放哪儿了。


  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宇智波止水久久地盯着校长室墙上的其中一幅画,然后发出惊呼:“哦!天哪!这不是带土的涂鸦画吗?他从小就只会画这个。”




  出门前,宇智波带土将几天的狗粮全部倒在不同的盆子里,他拍拍手,拿起秋千架上的鸭舌帽,一边转动着,一边叮嘱那八条狗:“这是几天的分量,这边灰色的盆子里是今日的食物,蓝色盆里是明天的,你们要控制好自己,否则很难熬到我们回来的那一天。”


  狗并不搭理他。




  于是,他接下来的话引起了狗的众怒。


  “布鲁,特别是你,你最大,连宇智波止水也扛不动你。”


  “帕克,虽然你最小,但是你最贪食。”


  宇智波带土最后还说:“你们加起来的体重是卡卡西的两倍,你们怎么能比卡卡西还重呢?”




  庭院里简直闹翻了天。


  在卡卡西的不断安慰下,八条狗才逐渐平静下来。




  宇智波带土靠在大门边,看着卡卡西弯腰向那八条狗表达歉意。这是木格尔监狱毁灭之后才出现的卡卡西,没有暴力的行为,没有冷漠的神情,没有紧绷的神经。




  宇智波带土将鸭舌帽扣到卡卡西的头上。




  卡卡西抬起手,帽檐将视线全遮挡住了。


  宇智波带土说:“戴着,不准取下来。”




  刚从木格尔监狱出来时,他听斑说,并没有搜查到团藏的尸体,斑还拿给他一份剪报,意味深长说也没有搜查到典狱长的尸体。报纸上连续报道了一个月。他把卡卡西关了一个月。


  卡卡西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问。




  因为经常去校长室的关系,卡卡西对附近的街道已经较为熟悉,但是,他的脚步始终比宇智波带土慢一步。在宇智波带土面前,他要装作对街区一无所知的模样。




  卡卡西有点想念他的儿子,毕竟有一个月没见了。他假设过无数种见面时的场景,儿子羞怯一点也没关系,他可以把他抱起来;热情一点也没问题,他可以蹲下来接受他的亲吻。




  然而,当他和宇智波带土出现在宇智波家的庭院时,他简直无法做出反应,他看见他的儿子连滚带爬的从屋里跑出来,几乎是逃命般的狂奔。




  当他看见卡卡西时,明显怔住了,接着,他委屈地吸着鼻子小跑到卡卡西身边,还没说出就已经抽噎了起来。


  在卡卡西准备问发生了什么事的前一秒,他听见从屋内传来的宇智波止水的声音。




  “神威,你怎么能不穿袜子呢?万一感冒了怎么办?你知道的,人类在疾病面前是非常脆弱的,因为疾病是蛮横不讲道理的,它最忠诚的同伴是死神。神威,回来,我继续给你讲一些关于生命的意义,昨天那本书上的内容我还没有为你透彻的讲解完。”宇智波止水的声音越来越近。




  他抱着卡卡西的腿嚎啕大哭。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