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这个未播片段为啥不播啊!!!

MAONI:

exm??????!!!看军师联盟的未播片段,居然有荀彧烧竹简一幕!!!!为什么正片里没有啊?!!!!卧槽!!!!居然还有最后荀彧居然还拿着某个竹简亲了一下!绝对是曹老板的信吧!!!!惊了!!!





顺便花痴一下王老师的手手真好看_(´ཀ`」 )∠_






补个动图,超10MB手机党慎点


让我们举起曹荀的大旗!



 














马克链接(7分08秒)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k4MjA1NDkwOA==.html?spm=a2h0k.8191407.0.0&from=s1.8-1-1.2









[知乎体EG] 求问三国圈历史人物,被后世的二次创作黑出翔是怎样一种体验?(曹丕篇)

天地同攸:

biao bai zuo zhe


人间北看成南:



OOC兼夹带私货。很短,然而负能量很多,跟周瑜篇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是EG,但并不是搞笑向的,请千万慎入。




求问三国圈历史人物,被后世的二次创作黑出翔是怎样一种体验?


@中护军  @喂蚊帝   @是凤不是雏  @捉刀人  


 想艾特的人其实很多……不如你们几位答完自由点名吧?祥瑞御免!




喂蚊帝,诸君,我喜欢美人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回答你。


我把《世说新语》以及其他饭后小册子和游戏光碟分享给一众亲友们。


仲宣一脸严肃地问:“我死后你在我墓前学驴叫?”我表示这个记载的确没错,然后他大笑了三天。


季重一目十行地翻完,说:“如此小清新的文学怎么能描述如此重口味的你?”然后继续喝酒去了。


我又寄给孙权一份,他过了很久之后才吐槽:“我认识的曹丕比这个黑多了,你是不是给他们塞钱了?”


子建自己跑来找我:“尼桑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呜呜呜呜尼桑要相信我啊……”


司马懿把他自己那包“黑材料”也给我看,我都惊呆了。


甄姬把东西退了回来,除了若干游戏碟。


没敢给父亲看。




玩笑的部分说完,现在听好了,这才是我的答案:


我不是被黑,只是严重被低估。无论才华还是坏心眼,你们都小看了我。虽然在一切归于尘土的今天,执着已经没有意义,但我还是很不解,为何人们在我死后掉对八卦津津乐道,却无暇去正眼看一看我活过的时光?


在我不长的人生中,我见过英雄横空出世,美人艳压群芳,他们大多还没等到迟暮的那天就横死了。有一些是被时势所杀,有些是被我所杀,真奇怪啊,鲜活而短暂的生命,却往往不如虚假的文学来得持久。而你们的文学也只比政治长寿那么一点点,就如一条浅浅的洛水,只装得下一个洛神。


人们总是爱《七步诗》多于《典论》,爱陈思王多于魏文帝。你说我是嫉妒不忿吗?不,即使重来一百次,我也愿意投胎成哥哥,而绝不会选择子建那样“凄美”的命运。爱着子建的人有多少是爱他的痛苦?欣赏自己与古人微不足道的共同点?每次看到后世那些仰慕者的虚伪表白时,我都忍不住要冷笑,我可怜的弟弟啊。


我宁愿你们把我说得再坏一点。承认吧,有时候坏才是历史的审美,我之所以显得滑稽,不过是因为我还不够坏。父亲也是如此,但他比我强大得多,从来不像我这样耿耿于怀。我看了楼上中护军的回答,觉得挺惊讶的(我跟他不熟,父亲比较有发言权),居然有人坦荡起来还不惹人讨厌,只能说,有些人活的手法比较高明。


你问我被黑是怎样的体验?哈,跟人一生中可能遇到的恶意、可能施予的毒手、可能面对的内心、可能毁掉的一切相比,那些都不足为提。


你们都没有黑到点子上。


 


循例我也点个名吧。既然孙权已经提过了,那我就艾特@心大如斗。




摘自论坛某贴

将进酒:

【主题:图书馆工作,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以前两个不知名文人的JQ】




lz在某图书馆的古籍部工作。这几天在处理一些书 
都是非常杂乱的晚清稿本和抄本 
字迹混乱,作者的生平经历也基本不可考 

有一个人写了大概五六本吧,一开始字非常丑,诗写得也不太好 
后来慢慢看到了进步,字和诗都有些进步 
(话说虽然这个人生平和真名考不出来,但是稿本还保存得挺齐全的) 

有一个他的朋友,从第一本开始,就很耐心地给他做着修改批注和意见 
有时候也吹几发(看了几眼诗的内容我觉得这位基友纯属是闭眼吹) 

这个人的稿本时间跨度很长,从他十几岁不到二十岁,一直到可能是四十岁的样子 

后来他大概是去世了,他的朋友在最后一册的最后几行表示了一下哀悼,说要想办法把这些稿本刊刻出来(我检索了应该是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这最后一页已经和下面的书衣基本粘在一起了,我今天结束手头的工作,合上书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 
拿起来在光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 
从书衣和卷末页的空隙抽出来 
发现是这位朋友的字,就写了一句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PS:“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出自《越人歌》。


原诗最后一句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槑咩:

北沢檐:



同意,说真大家要小心一些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赤字先森Mr.Gu:

17/6/18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声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焰中交舞着变换。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致  宏村

17/4月摄于宏村

[奥尤]《第三年的见异思迁》[ABO/NC17/甜短完]

牛盲马晒客:

【奥尤】《第三年的见异思迁》ABO系列正篇汇总↓


http://weibo.com/1761786343/EoXT3snRD


日常番外【1】【2】【3】【4】【5】【5.5】


====================================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牛盲马晒客




※哈萨克英雄Alpha×俄罗斯妖精Omega


※原作背景n年后/私设见文


※ABO/摩托play/NC17








Part.1




——友情与爱情的区别在哪儿?


“谁知道,看做不做吧。”




——那与“至高无上的友情”的区别呢?


“哈?”——现年18岁的俄罗斯妖精皱眉拨了拨头发:“那不就是帮你撸还是给你口的区别吗?”




停顿半秒,意识到自己答偏题的金发青年瞪起眼来:“嘿!这就是你们对冠军的提问?”


被噎了满口的记者讪讪停笔,为这长相冶艳却举止粗鲁的青年冠军头疼不已。






尤里·普利赛提,花滑健将,18岁,175cm,Omega。


手上是他步入成年组后获得的第三块金牌,同时也是连续三年冠以他的殊荣。




再度收获金牌并不会给这少年成名的金牌惯犯带来多少情绪波动,就连向来爱夸大其词的国内媒体也不过是用“钻石”与“妖精”替换了某些小杂志的“俄罗斯的金牌强盗”。


早就习惯这应得的嘉奖的青年无视了对他指责颇多的海外新闻,无一不看破这些一直没能赢过他和他的祖国的庸才们的嫉恨与无为。




尤里扣上兜帽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在一片刺眼的闪光中避开粉丝钻进车里。








Part.2




如果按照尤里喜欢的顺序自我介绍,他会把他连续三年收入囊中的金牌摆在最靠前的位置,以及、——决口不提什么Omega。




尽管在这个平权社会属性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甚至在相当多的领域Omega都表现出了更优于Alpha的适配度——但就尤里来说:他是竞技体育项目的运动员,这是他唯一允许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并且与他是不是Omega、是Omega还是Alpha,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这生物性别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啦。






拐过街角尤里付了车费,在出租车司机激动的指认下差一点就没躲过签名。


——差的那“一点”揪着他衣服后领将他提起,尤里还没来得及还回那支笔就被人拎出车门。


“嘿!!”




强烈的沙漠味道席卷而来,尤里突的觉得喉咙口干涸发紧。


“你早到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比我到的更早。”


沙漠味道的源头轻轻眨了眨眼睛,无从探索他表情的表现出了一丁点笑意。




尤里拨开自己眼前的那一缕遮挡视线的金发,撸过脑后掀掉帽子、被人扣着脑袋隔着宽大湿热的手掌贴上墙。


与之同时的,奥塔别克干裂的嘴唇也贴上了他的额头。








Part.3




奥塔别克·阿尔京,花滑健将,21岁,184cm,Alpha。


假使按照尤里介意的顺序介绍他,首先应该是——“你这混蛋吃什么长这么高!”


然而奥塔别克向来不介意这毛毛糙糙的青年无来由的闹腾,他才刚刚结束例行赛后整理,仍旧是检讨不足并分析扣分点,却时不时目送教练被一墙之隔的冠军采访给分走心神。


奥塔别克嘴上不说心领神会,自己做完总结便将胸前的铜牌连同比赛记录一齐交到教练手上,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冠军身上偷偷溜了出去。






“兜风,吃饭,送你回去。”


尤里接过头盔跳上摩托后座,揪着奥塔别克外套后背上快被他揪秃的那一小簇,待速度起来了才张开双臂微微后仰:“奥塔别克——”


机车的轰隆声没能盖过他兴奋的尖叫,奥塔别克向来喜欢听来自他机车后座上的这个声音——比之什么妖精、钻石亦或是冠军,都要来得鲜活而有生命力。




“喂——奥塔别克——”


风声呼啸,连奥塔别克身上浓厚的沙漠味道都随风飘散,他不禁竖起耳朵听尤里接下来的话,却不甚意外的听到一句——


“你——他【马晒客】妈——干嘛——长那么——高——”








Part.4




三年来长太高的奥塔别克总算看上去更适合这台机车。


尤里反手撑着屁【马晒客】股后头的金属架,用肉眼比划得出面前的脊背比他们初识那年又宽阔了不少。


这青年身上总是带着股随风飘逝的沙尘味道,随着年龄增长,这曾给他带来过极大苦恼的味道似乎也逐步累积成为沙漠,——尤里没见过沙漠,但不知怎么就觉得这平平无奇的沙尘味信息素累积起来就该是这种感觉。




奥塔别克为路中央窜出来的猫踩了脚刹车,身后不知怎么沉默下来的青年猛地撞上他的后背。


寒冬夜里也不多见的冰雪冷香顷刻四溢,令整个儿被这味道笼罩的奥塔别克忍不住连鼻头都红了。


“唔……该死……”


“还好吗?”


撞到他后背的犯人头也没抬,双手自他腰侧环上来,想必是被撞晕了头。


奥塔别克抬头看看天边的月亮,拐头缓慢滑进了背街的暗巷。


他身后垂头抵着他背脊的尤里,埋在豹纹兜帽里的耳尖都红透了。








Part.5




诚如这青年冠军赛后采访时的大放厥词:友情与爱情的区别在于做不做。


——尤里还没做过,但总不能说他连爱都没经历过。




而友情与“至高无上的友情”的区别——大概就是当你提出无理要求的时候、对方选择帮你撸还是给你口。


——尤里还是没做过,不过他忍不住思考假如奥塔别克提出这种要求、他会揍回去还是骂回去。




“我听到他们采访你。”


尤里摘下头盔:“什么?”


“友情、爱情,之类的那些。”


这三年间长太高的青年Alpha才二十出头,经年累月的修行已经令他的身体充满了雄性魄力,尤里在这般健硕的Alpha面前实在没法不去注意自己Omega的体魄——和他那被称为妖精的身形。


“所以……你要与我超越‘至高无上的友情’么?”


尤里张了张嘴,刚刚还在他脑中盘踞的揍他还是骂他登时消失不见:“什、”


“要,还是不要。”








Part.6




类似的选择尤里几年前就遭遇过,只不过那时还是要不要上车、要不要交朋友——俨然尚未知觉自己似乎从没在这样类似定论的请求中占上风的尤里忍不住生出种赶鸭子上架般的焦躁感来:“谁管你要不要!”


然而奥塔别克往前一步,将濒临炸毛的小老虎逼到腿根靠上机车,没等对方试图蹦出脏字就凑了上去。




——几乎以为自己要被亲到的尤里同样几乎以为自己要陷进沙海。


倾泻而出的信息素令这个气候宜人的国度蓦然产生中中亚地区的异域风情。


尤里慌忙闭上眼睛,等待良久却什么也没降临——他警惕的睁眼,却见奥塔别克近在咫尺:


“要的话,我会”继续。


——尤里怒从中来,直接继续了奥塔别克未出口的“继续”。




奥塔别克被这人猛然地冲撞给擂得倒退一步——他刚站稳就被这臭脾气的大猫揪着挡风镜掀了头盔。


尤里怒极时总像朵冰雪中带刺的玫瑰,冰雪是他的味道,而他才是玫瑰本身。


平时大略等同于无味的冷香可比产生信息素的炙热肉体平静多了,这味道令鲜少体验极寒的奥塔别克闻一次就忘不了,就更别提直消一眼就住进他心底的这个青年。




那时候他们还是小男孩儿,霸占奥塔别克眼底的轻盈妖精早不复当年模样。


奥塔别克将他一见钟情的战士绑在他的摩托后座,融化坚硬的钻石、就像遇暖即融的冰雪。


也是怪他见异思迁,——居然比之遥远的妖精,更爱身后的他的男孩儿。








【车票戳我】






END








续篇《第一年的阴差阳错》



#勇维#禁止呼吸(完结)

Tub Chapel:

完结之后全文发了一次,是sm向,还请大家酌情阅读喔。
阅读地址:


http://m.weibo.cn/1915143893/4108178101365525
如果方便请在lft这边给我点个小心心吧w


(简书被封了,以后补文啥的请去我的wb吧)

【勇维】处女地的旗帜(肉多有链

言知暖junX:

单纯的吃醋+喝酒壮胆的勇利

Japanese 变态 mode on

私心泛滥

随便写写




……



  被拖着手腕离开会场,勇利在路上始终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快速走向房间刷卡打开房门就把维克多甩了进去。



  “啊啊!勇利!”维克多没防备被甩了个踉跄,扶着墙站稳之后有些不满:“不要这么粗鲁地对我……!”没说完的话被勇利接下来的动作生生折断了。在酒会上安安静静的亚洲男人像是变了个似的,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气场。维克多愣神的瞬间就被勇利狠狠推到了墙上,脊梁隔着没什么厚度的西服衬衫撞上墙壁,有些疼。但是过度的惊讶让维克多甚至忘了发出痛呼,这样的勇利让他悚栗着却挪不开目光。勇利的眼睛里像是燃起了火焰,浓黑的或者暗红的,是该逃走还是该拥抱他?维克多的心脏怦怦直跳,下意识地后退却贴紧了墙壁,然后被勇利压制住了。



  “勇、勇利……”怎么回事?这种感觉,维克多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扯出笑来试图安抚面前不知为何开启了猛兽开关的小男朋友。可是勇利却没给他机会,伸手拽着维克多的领带把他拉弯了腰。相距只剩下一个鼻息间,维克多只当勇利想要接吻,连忙乖顺地微微张开了口,没想到这动作像是更加激化了勇利,最终落在维克多唇上的不是亲吻而是粗蛮的啃咬。



  勇利生气了!

上车: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08215968264223&jumpfrom=weibocom

  “维恰,爱你。”勇利亲吻着维克多湿透的脸颊,拉过纸巾清理狼藉的两人。擦过维克多小腹的时候忍不住又多摸了摸,轻轻按压的时候维克多就惊醒了。只是从体外碰触就让维克多哆嗦着缩成了一团,内脏像是融化了一般在小腹里变成湿软的一滩。维克多呜咽着抱着肚子躲避勇利的手,勇利就凑上去吻他的耳朵:“没有射进去呢,会难受吗?怀孕了吗?”



  “呜!”只是听到‘怀孕’两字维克多就一阵哆嗦,忍不住呜咽出声:“Japanese 变态!”

【维勇/R18】ABO/产*乳play/雷者慎入

深海天空:

嗨,这里是致力开车的老司机一枚【bu


看了不少维勇ABO文和车,意外发现还没有什么人写这个梗


果然是我太污了吗???【捂脸】


其实本来只是一个陈年小片段的……突然就翻出来并开起了车……


没有写太多,希望各位能满意【比心


有小天使给评论就更好啦!!【突然兴奋.jpg


上车啦⸜(* ॑♡ ॑* )⸝


PS:本人由于学习繁忙可能要退网一段时间【不确定会不会诈尸】也许有期待我的文的小天使……【也许有吧ORZ】这里要说一声抱歉
不过六月就能恢复啦♡
期待与小天使们再次相见,我会在弧的期间不忘锻炼文笔的【握拳】

【维勇 / 勇维 R18】肉漫推荐合集 - 持续更新ing

五月饿了:

杂食女表示:维勇/勇维我都可以有!


总之已经分类完毕,持续更新ing






维勇R18


https://nhentai.net/g/183885/1/


https://nhentai.net/g/183563/1/


https://nhentai.net/g/181675/1/


https://nhentai.net/g/183731/1/


https://nhentai.net/g/183728/1/


https://nhentai.net/g/183984/1/ 【 8/1 NEW 】


https://nhentai.net/g/183941/1/ 【 8/1 NEW 】


https://nhentai.net/g/184291/1/ 【 12/1 NEW 】


https://nhentai.net/g/184226/1/ 【 12/1 NEW 】


https://nhentai.net/g/185371/1/ 【 21/1 NEW 】


https://nhentai.net/g/185379/1/ 【 21/1 NEW 】


https://nhentai.net/g/186336/1/ 【 1/2 NEW 】


https://nhentai.net/g/186961/1/ 【 6/2 NEW 】


https://nhentai.net/g/187637/1/ 【 14/2 NEW 】


https://nhentai.net/g/190235/1/ 【 31/3 NEW 】


https://nhentai.net/g/190314/1/ 【 31/3 NEW 】


https://nhentai.net/g/190423/1/ 【 31/3 NEW 】


https://nhentai.net/g/190614/1/ 【 31/3 NEW 】


https://nhentai.net/g/192019/1/ 【 7/4 NEW 】


https://nhentai.net/g/191556/1/ 【 7/4 NEW 】


https://nhentai.net/g/192945/1/ 【 23/5 NEW 】


https://nhentai.net/g/193146/1/ 【 23/5 NEW 】


https://nhentai.net/g/193680/1/ 【 23/5 NEW 】




勇维R18


https://nhentai.net/g/183582/1/ 


https://nhentai.net/g/182395/1/ 


https://nhentai.net/g/183730/1/


https://nhentai.net/g/188093/1/ 【 NEW 16/2 】


https://nhentai.net/g/188435/1/ 【 NEW 23/2 】


https://nhentai.net/g/188507/1/ 【 NEW 23/2 】


https://nhentai.net/g/188821/1/ 【 NEW 24/2 】


https://nhentai.net/g/188885/1/ 【 NEW 28/2 】


https://nhentai.net/g/189575/1/ 【 NEW 13/3 】


https://nhentai.net/g/189582/1/ 【 NEW 13/3 】


https://nhentai.net/g/191096/1/ 【 NEW 31/3 】


https://nhentai.net/g/195330/1/ 【 NEW 23/5 】


https://nhentai.net/g/193780/1/ 【 NEW 23/5 】




维勇尤3P


https://nhentai.net/g/185974/1/ 【 1/2 NEW 】


https://nhentai.net/g/186389/1/ 【 1/2 NE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