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带卡丨不要动我的翅膀 01

这是一个假的纯:

*梗概:某一天带土说自己长出了一对翅膀,但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看见。


*换句话说:走开,你压到我隐形的翅膀了。






Ⅰ 带翅膀的即便不是天使也不能叫鸟人 ①




卡卡西进到病房的时候,带土正一脸警惕地和琳对峙着——这样的情形不能更古怪。


琳看见卡卡西进门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你可算任务回来了,快告诉带土,他背后根本没有长出什么……”


“嘿,琳,你不能这样故意误导卡卡西,让他说出昧良心的话。”带土不满地插嘴抱怨道。


“抱歉?昧良心?”刚做完长期任务回来的卡卡西有些一头雾水。


琳有些惆怅地说:“是这样的,带土他觉得自己长出了一对翅膀,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卡卡西你应该看得到我的翅膀啊,你看。”带土再次抢白,还抖了抖自己的肩膀,只是在卡卡西看来他背后空空如也,这个动作就显得十分诡异而莫名了。


“翅膀?”卡卡西慢吞吞地重复一遍,有些疑惑地向带土身后望去。


琳耸了耸肩:“只有你能打破他最后的幻想了。”


“你也看不见他的翅膀?”卡卡西问。


琳注意到了那个“也”,松了口气:“我当然看不见有什么翅膀——他甚至不许我靠得太近……”


“那还不是因为,琳你总是压到我的翅膀。”带土撇撇嘴。


卡卡西静默了一会儿,问带土:“其他人都看不见你的翅膀吗?”


带土扭过头:“那群没有写轮眼的愚蠢的人类怎么可能看见我的翅膀。”


琳眯了眯眼,带土马上补充:“琳的情况不一样。”


卡卡西想了想,转而问琳:“请过其他有写轮眼的人来看过了吗?”


“请过了,连还没毕业的佐助都请来了,没有人能看见。还有日向家也有人过来看过,别说翅膀了,连一丁点查克拉都看不见。”


带土立马反驳:“佐助才多大,他开眼才多久,他的写轮眼不算数。”


“宇智波的族长也替你瞧过了……”


“他年龄大了,老花眼了。”


卡卡西适时插了一句:“写轮眼会老花眼?”


“卡卡西你的重点放错了。”带土毫不留情地跳过这个话题。


“带土,你不能这么敷衍我。”琳有些生气了。


带土立马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卡卡西:“卡卡西,别人看不见就算了,你可是跟我用同一双眼睛的人,你应该能看见的吧,我的翅膀。”


话说到这个份上,卡卡西也不好再推辞了,只能叹口气,推开遮住左眼的护额:“我试试。”


在卡卡西用写轮眼打量带土的时候,带土稍微有些紧张,但神情中还是充满自信的。


谁知这边卡卡西把护额又拉了下来,给带土判了死刑:“什么都没有。”


带土一下从跳起来(为了避免自己坐到翅膀刚刚他是蹲在床上的):“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的翅膀不就在这里吗?你看——这么大的翅膀你总不能说完全看不见吧!”


卡卡西倒是比琳更冷静,反问:“你的翅膀……具体是什么样的?”


“就是……就是……哎呀,你怎么能看不见呢……”带土急得在病房里来回踱步,“蓝色的……发着光……不是羽毛的那种……这怎么说得清楚?你自己看不就好了!”


琳已经很麻木了,也不免对这种描述感到一言难尽,无奈地向卡卡西摇了摇头。


卡卡西沉思片刻:“是不是须佐能乎?”


“这么说来……是的!”带土猛地点头,“这么说,卡卡西你原来看得见嘛,为什么要说看不见?”


卡卡西面无表情地摇头:“不,我什么都没看见。在我看来,你背上空空如也。”


带土颓废地又蹲回了床上:“怎么连你也……”


卡卡西摸了摸下巴:“唔,倒也不是不能用其他的方法证明你翅膀的存在……如果真的有的话。”


带土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飞一个给我们看看。”


“谁……谁规定的翅膀就必须要飞了?!”带土一下炸了。


“哪有不能飞的翅膀?”琳马上帮腔。


“鸵鸟。”


“……带土,如果你真的长出来的是须佐形态的翅膀的话,我想它跟鸵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总之我的翅膀不是拿来飞的。”


“那么这样一来我们只能认为,你没有什么翅膀。”


“这是毫无道理的!”带土抗议。


“是的,我也觉得你突然说自己有一对翅膀了是毫无道理的。”卡卡西摊手。


“我知道了。”带土闷闷地说,“从小到大你都喜欢跟我吵架,反驳我,你这是习惯性反驳,哪怕你看见了我的翅膀你也帮着外人说话。”


琳先气笑了:“带土,你说的外人是谁?”


卡卡西倒不在意带土的说辞,把琳拉到一边,谨慎而小声地问:“他最近有没有,咳咳……你知道的,脑部的创伤?”


琳也谨慎而小声地回答:“据我所知,没有,我也做过检测了,就是突然而然他说自己有翅膀了。”


“水门老师怎么说?”


“老师说这件事等你回来让你看看。”


卡卡西静默了几秒,一时无语。


带土等得不耐烦了:“检查也做完了,我能出院了吧?”


琳虽然想把他留在医院继续观察,但带土显然不会如她所愿,只好点头。


带土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就往门口冲去,到门口却突然刹住了脚,然后在卡卡西和琳的注目礼中,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很吃力地出了门。


等他站在病房外,转头看见房内表情微妙的两人,他还是解释了一句:“这门太窄了,我的翅膀差点就过不去了。”


然后房内两人的表情更微妙了。


 


卡卡西在火影办公室一通翻找,把带土近期做过的任务卷轴全部翻了出来,放在一起。


在一旁办公的水门也不免分心来看他:“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最高也不过是一个A级任务,其他任务也都是很简单的,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带土是什么时候说自己长了翅膀的?”


水门放下笔,认真想了想:“唔……也就这几天……我知道的时候应该是三天前。”


“至少不是实质性的长出了一对翅膀。”


“没错。”水门表示认同。


“可是带土还是给自己的每件衣服都开了两个洞。”谈及此事卡卡西忍不住扶额。


虽然现在是夏天不用考虑被冻着的情况,但背后开两个洞这么露着肉满街走,实在是有伤风化。


卡卡西晃了晃脑袋,把带土奇怪的扮相甩出脑海,继续看手上的卷轴。


等他翻完了所有卷轴,还是只能叹息着承认一无所获。


“看来只能这样了……”


“需要我的帮助吗?”水门一向相信这个学生的能力。


“暂时不用,我想这些任务或许要全部重做一次了。”


“记得带上那位长了翅膀的。”


卡卡西奇怪地看过来。


“我已经接到五起关于他——和他的翅膀的投诉了。”水门拿起桌上五张投诉单晃了晃。


卡卡西只觉得任重道远,前途渺茫。


前途再渺茫卡卡西都不能装作忘记的样子,让带土继续用那对除了他自己根本没人能看见的翅膀兴风作浪。


带土对于卡卡西调查他过去做的任务的事情并不乐意:“我尽职尽责地做好了这些任务,为什么还要重做?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卡卡西耐着性子解释:“我只是想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你长出了这对翅膀。”


“我的翅膀很好。”带土生硬地回道,“这不是事故,卡卡西,这是一对翅膀。”


“我当然知道那是一对……翅膀……”卡卡西总觉得这么下去的后果无非是不是他疯了就是带土疯了,“因为意外长出来的翅膀。”


“你怎么能说我的翅膀是意外?”带土有些震惊地看向他,言语中都是控诉,“它好极了,没什么不好的。啊……我知道了,你是想除掉我的翅膀,没错吧。”


卡卡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带土那么难以沟通过,哪怕是在他们争执不断的时期。


卡卡西还是做出了一点让步:“至少我们得清楚,你的翅膀能做些什么,既然它不是用来飞的。”


这句话勉强取悦了带土,他想了想,勉强答应了,还是不放心地警告了一句:“要是我发现你对我的翅膀图谋不轨……”


“我根本就看不见你的翅膀,带土。”卡卡西心累地举起双手。


 


=tbc=




翅膀梗其实几年前就在跟尾尾开玩笑说过,然后尾尾dc把翅膀梗写了,我也按捺不住想写的心情了XD


大家一起中二【不是


当然这个翅膀是有来历的

评论

热度(269)

  1. 午梦千山初夏知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