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来自一只兔子的爱情

温水里的青蛙:

嘛……卡卡西是医学生……这样。(●─●)
很短(:[___]




我叫带土,我是一只兔子。


我在实验室里出生长大,是一只实验用兔。


我和我那些吃了睡,睡了吃的兔子不一样,我知道我的命运是什么——死在手术台上。


我不愿意!我要抗争!


我只需要一个机会!


为了这个机会,我每天都吃好喝好,努力长大。


终于在某一天,我这批兔子被提了出去。


机会来了!


只要我向那些学生撒娇卖萌,让他们不忍心拿我做实验,那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有着落了!


然而,我没想到,爱情来得如此突然……


那是一个戴着口罩的瘦高男生,在一群黑毛中,他那与我一样洁白的毛发是多么引兔注目!我一下子就心动了!


想到我的毛,我就有些生气,还有些羞愧,因为把我提来的人剃秃了我背上的毛!


心痛。


这样我该怎么吸引我的心上人?


我忧郁地看着他,希望用我那与众兔不同的眼神吸引他的视线。


我成功了!在茫茫兔海中,我们的视线一下子交缠在一起,他走了过来。


我长长的柔软的耳朵被他小心地抓在手里,整只兔被他托起,我一动不动,乖巧地呆在他的手心里。


他是多么地美好!他那洁白的毛发、纤长的手指、微暖的温度,他让我着迷。


直到我被放上冰冷的手术台,我才回过神来,我要向他撒娇卖萌,让他养我!


可是……我想到了身为兔子的我那短暂的寿命。


如果他养了我,凭我那讨人喜欢的性格,我们最后一定会坠入爱河。


当我垂垂老矣,他还风华正茂……


一旦我死去,他肯定会伤心欲绝,可能会和我一同死去!


不行,同生共死固然浪漫,但我舍不得他抛下大好的年华,和一只兔子殉情!


所以我改变了主意。


我决定在实验期间乖乖听话,不挣扎不捣乱,不去勾引他让他把我带回家。


能死在他手上,也是件十分幸福的事了。






四肢瘫开,我被牢牢固定在手术台上,动弹不得。


我使劲向后看,终于看到了他。


所以当冰冷的剪刀剪开我被剃秃了的那块皮肤及下面的肌肉时,我不动。


当粗糙的沙砾进入我被刻意制造的伤口时,我不动。


当大量的水冲过我的伤口时,我不动。


我的眼里全是他,这一切的一切一点也不重要!


可是一块布迎面而来,遮住了我的视线。


可恶!


我想看见他,你们连将死之兔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吗?!


我挣扎起来,希望他们听到我的诉求。


这时,有一只手放到了我头上,轻轻地揉动着。


即使隔着一块布,我也知道这是他!


我不动了,我不能给他添麻烦。


后来,在一阵刺痛后,我感觉不到背上的疼痛了。


我静静地趴在那里,想着他,想着他在我身上动作的手,想着这一切疼痛都是他赐予的。


死亡的恐惧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幸福和遗憾。


对不起,我不能让你摸我的毛了。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生儿育女了。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到生命尽头了。


对不起,我要先走一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的布被揭开,我又看到他了!


我没死?


我看着他,有希望充斥在我的心里。


我们……还有未来吗?






没有了,他揪住我的耳朵,往我身体里打空气针。


呼吸困难,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妄图再吸进一口空气。


我难以自已地挣扎起来。


我不想动的!我一点也不想动的!


我不能给他添麻烦啊!


我强忍着窒息的痛苦,努力控制着抽搐的身躯。


可是不行!


不行!!


不行!!!


我控制不了!!!


我在手术台上挣扎着,想蹭到他手里寻求安慰。


但是被牢牢绑缚的四肢阻止了我的挣扎,也破灭了我寻求安慰的企图。


窒息是很快的处死方法。


我不动了。只有腹部还在微微起伏。


我的心上人啊,虽然我死了,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我永远爱你,卡卡西。”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踹了全程在给兔子配音的带土一脚。


“你戏那么多,怎么不去表演系啊。”


“因为你在这里啊。”


“行了,赶紧把尸体处理一下。”卡卡西又踹了他一下。


“我永远爱你啊,卡卡西。”带土小声地重复了一遍,在卡卡西揍他之前,赶紧捧着兔子跑了。


“笨蛋。”卡卡西红着脸,小声骂了句,开始整理手术台。






我永远爱你。


真巧,我也是。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