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带卡】死性不改。

花渐离:

-死性不改。


-带卡Only.


-车震啦!!开了一辆碰碰车,还有一个两人相遇的小剧场。


Dirty talk有是有,就可能不是很dirty……


霸道总裁堍×警察卡。


要问有多总裁呢,就是有多总裁,就多总裁,反正就是有钱,有钱的要死,无聊扔钱玩那种(喂


 


车在这,我到底都写了点什么啊。


 


接下来是相识剧场,没兴趣的可以按叉叉哦。


相识梗借用路虎撞捷豹的梗←不是新闻上那个,是网上流传的虚假言论。顺带发泄了一点小私心www


看官们当个笑话看吧ww




>>> 


 


初夏的傍晚已经有了惹人讨厌的温度,对易热体质的人更不友好。宇智波带土从公司往停车场走,没几步路就出了一身薄汗,但他毫不在意。手指勾着钥匙环颇有节奏地打着转,带土的心情明显好极了——他的老祖宗好几天没打电话来了,带土一想到那声音就烦得直哆嗦。小祖宗被他哥接走出去旅游,不用担心他再在外头惹事了,带土觉得擦屁股这事干多了也招人烦——一堆破事全都解决了,他打开路虎车门,跟打开女人双腿似的吹了个流氓哨,一弯腰就钻了进去。


 


空调打开,冷气照着脸吹过来,把蒸腾起来的热度全部赶跑,带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他打着方向盘上了路,寻思着给自己找些乐子。这事简单,他缺什么?他什么都不缺,有酒有肉,就是没姑娘,而带土也不需要姑娘。作为宇智波集团的现任总裁,一群一群的姑娘想爬上他的床,那水蛇腰扭得让带土看着眼晕。当个黄金单身汉多好,该吃吃该喝喝,累了倒头就睡。吹空调吹得久了,带土无比想念自家又大又软的床,乐子暂且抛到脑后,他决定直接“该睡睡”去。


 


万事顺利,好事将近。带土喜滋滋地想着。


 


他特意挑了个新路线——总公司附近刚修好没多久的,直道特长,绕一圈才能上大马路。地理位置比较偏,后续完善就被搁置了,红绿灯还没安上。这点特符合带土的心意,回家前可以先飙一发,刚转了个弯,还没摸到油门就一脚踩了个急刹车,不幸的是上车前带土还没系安全带,整个身子猛然一倾差点磕到脑袋。缓回去的时候,带土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一辆黑色捷豹横在路中央,特蛮横地刚好把路给堵了,要不是带土下了车,走近了又看清车里没人,他还以为是有人看准了来故意抢劫——好样的,车里没人。宇智波带土环视了一圈,除了路两边成排的梧桐树以外屁都没有。


 


带土尝试过开车门、扒拉车窗,最后确定这辆车确确实实是被锁着的,看这副模样,还得是主人不乐意管,随手停在这儿的。能把车停这,还这样停的,八成也得是个大爷啊。带土两眼睛里满是嘲讽,冷笑了一声,跟手打了通警察电话。


 


电话响了五六声还没人接,带土一边用脚尖轻踢着捷豹车的前车轮,想着今天这日子可能跟他犯冲,怎么谁都要他等。这时,电话终于接通了。


 


“这里有辆车横着堵路呢,管不管啊?”还没等人开口,带土特别没好气地丢过去一句。


 


“地点。”对面静了几秒,一个低沉的男声冒出来,吐字清晰,完全不拖泥带水。带土觉得那声音转着圈儿溜进耳朵,但时间金贵着呢,不容许他多回味,赶紧告知了地点之后挂了电话,大喇喇地靠着车开始等。


 


……


 


旗木卡卡西前脚挂了电话,漩涡鸣人后脚就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警服褪去,刚过发育期的挺拔体格被一身私服勾勒出来,满满的年轻气息。鸣人握着门把,看着刚刚只来得及换了上衣就跑出来接电话的老师:”有事故吗?”


 


“嗯,有车堵路了。地点有点偏,大概是看没多少人走就违规停放的车吧。”卡卡西懒得再回更衣室换裤子,用手指勾着车钥匙,对着鸣人笑了笑。“走吧,赶紧处理了就去吃饭。”


 


今天刚好碰到漩涡鸣人晋升,和鸣人一班的人从早上开始就吆喝着要去聚一聚庆祝一下,鸣人定了地方,等到下班,同事们就先去了,留下卡卡西等轮班的人来,鸣人为了陪老师也留了下来。哪知道都准备出门了,事情就来了。但鸣人这人虽然有时候迷迷糊糊的话说不清楚,性子却特好,对工作有一脑门子的热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晋升的原因,特兴奋地“喔”了一声,跟着卡卡西就出了警局。


 


本来处理完事情就要出去吃饭的,开个警车停饭店附近,周边就是商业街,再被路人拍到上个头条,什么事都给你整成贪污腐败或者py交易。卡卡西觉得谁都丢不起那个人,想着偶尔钻个空子,于是拿的自个儿车的车钥匙,先一步到了车旁边,手搭在车顶等鸣人坐进去。


 


鸣人看着眼前这辆红色保时捷,想着等会臀部沾座,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他家也就一小康水平,没多少机会坐很高档的车,这车还是个跑车,特帅——就是他那个常年不摘口罩也能引起女警官一阵躁动的老师站在旁边,怎么就显得那么……骚气呢。漩涡鸣人觉得自己这想法没哪里不对,尽傻呵呵地笑,特虔诚地坐上副驾驶座。


 


警局离事发地并不远,开了一小会就到。隔着大老远就看见两辆黑车,跟仇人似的怼一块,就差没摆出个阵型来。卡卡西把车停在路虎后头,没有停稳鸣人就喊着“我来我来”直接下了车,卡卡西想着多锻炼一下后辈也好,就留在车上没动。


 


透着擦得蹭亮的前窗玻璃,卡卡西第一眼就看到靠在捷豹车身上的人。大长腿裹在西装裤里随意地叠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叫人移不开眼,偶尔点地的脚尖说明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鸣人走到他面前,那人似乎还有点愣,直到鸣人拿出了证件,他才站直了身体。


 


本来宇智波带土远远地看到一辆红保时捷停在附近,以为也是哪个倒霉催的被这傻逼捷豹给堵了。直到一金毛拿着证件证明他是警察,一边向自己靠近的时候,带土还没把他和电话里那声音联系起来。声音还挺老成的,长这么年轻?带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直到鸣人开了口,带土又反应过来——这人不是接电话的。


 


鸣人正记着捷豹车的车牌号联系局里人,想办法要车主电话。带土打量了他好几眼,凑过去问了句。


 


“你不是刚才接电话的吧。”


 


“阿?”鸣人正等着答复,听到这话往车里看了一眼。“不是,是卡卡西老师接的电话……怎么问这个?”


 


带土心不在焉地垂着眼。“随便问问。”他刚才注意到了鸣人往车里看的小动作,也想起鸣人是从副驾驶座下来的,那那个什么卡卡西八成好端端地坐在驾驶位呢。带土又靠回捷豹车身上,抱着双臂假装不在意地老往保时捷停车的地方瞅,天色已暗,通过这个距离只够他隐约看到个人形。


 


这时候鸣人把电话要到,谢了几声把手机挂了。带总这等的有点气短,跟鸣人要求他自己来打。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摁下去,输到最后带土简直目眦欲裂,打出去之前手指直哆嗦差点按了取消。


 


这通电话接的毫不含糊,那边声音懒洋洋地传出来:“带土啊?真难得你给我打电话,有事就说,放假不批。”


 


“还放假,先把你的捷豹放好了再说吧我的祖宗!”带土的牙齿磨的特响,几天没来电话就说明宇智波斑不会给他找麻烦?自己真是天真的冒泡。


 


“捷豹?”宇智波斑刚从卫生间出来,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裤链拉的很好很漂亮。”我捷豹在我裤裆里,挺好的。”


 


站在一边听着手机漏音的漩涡鸣人有点尴尬。带土听着这黄腔,白眼都翻进了天灵盖,一脸生无可恋,虚弱地开口:“您老的捷豹在路上横着呢,我说车,黑车……”


 


斑大爷想了想,他随手买随手停的车太多了,一时间真没什么印象。但带土的口气火急火燎的,斑就想着随便糊弄一下。


 


“喔,那辆车啊。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堵着我了。”眼见话题终于进入正轨,带土憋的脸颊都泛红。“过来开走吧,警察在这。”意思是你不来不成,我不小心就动真格的了。


 


不过斑大爷一向不吃这套。他看着不远处准备开赌的千手柱间,难得沉默了几秒,抛出了一句“……你等会吧”就挂了电话。


 


鸣人看着这个男人慢慢把手机放下,他的脸似乎比之前还要黑,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呃……怎么样?”


 


带土出了一身汗,衬衣黏糊糊的贴在皮肤上,他不适地用手拉了拉领口。“再等会。”


 


这一等就等了三十分钟。坐回车上的鸣人觉得有点不大好,为了晚上这顿大餐从中午开始就没吃东西,现在饿得快要昏古气。卡卡西本一脸悠闲地靠着座椅听歌,突然发现副驾驶车门被打开了,刚一偏头就瞅见鸣人沉不住气地下了车。


 


而带土明显更不耐烦,在鸣人下车的时候已经又播了一通电话,嘟了两三声,电话接通了,一反刚才偶有人声的清净环境,带土听到电话那头闹腾的要死,还有一个说不上熟悉的声音特开心地笑,给斑的声音当背景。带土将手机更贴近耳朵努力地听着,好半天终于把这声音认了出来。


 


“你又带着千手家那个老鬼赌呢!?”带土觉得他要炸了。


 


斑明显也不耐烦,这种特吵吵的地方配合带土的怒吼震得他耳膜疼。说到赌博,无非也就是柱间赌斑撒钱,而且斑觉得这明显属于年轻人的活动,他每次看两老头拿着一副烂牌还要装逼就想上去抽他们,从来不懂个中乐趣。此刻翘着二郎腿,正等着柱间把这一局赌完。


 


“你别管。”


 


“行,我不管。”带土反身一脚踹在捷豹的前车轮上,蹭亮的皮鞋上沾了点灰。“快过来把你的破车开走。”


 


斑瞥见柱间又拿了张烂牌,烦得不想看他。“你再等会,我过会就去。”


 


“等个屁,再等我就不姓宇智波。”


 


“你小子烦不烦,欠收拾了是不是?我就不来,有种你给我撞开。”


 


带土听了这话,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一激灵。“等等,你再说一遍。”


 


“阿?”这下斑也没懂他要搞什么名堂,带土的逻辑一向挺曲线的,救不救国另说。


 


带土拿着手机,快速地点了录音键。“就刚才那句,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有种给我撞开。”


 


“行了,没事了。我挂了啊。”


 


鸣人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一脸低气压的人突然就笑的这么恶心,还冷不丁把手机丢了过来。“你听听,给你同事也听听啊!”鸣人听见带土一边朝他说着,一边特嘚瑟地上了他的路虎,一脸搞不清楚状况地看了看丢过来的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段几秒的录音,漩涡鸣人狐疑地点了播放键,一句“有种你给我撞开”在他耳边单曲循环,又想到黑发男人已经上了他自己的车,唬的鸣人抓着手机就往回跑。


 


坐在车里的卡卡西在看到鸣人一脸慌张地回来的时候也觉得有点不妙,此时已经在车旁站着等他。


 


“卡、卡卡西老师,那个,那个啊!听我说啊——!”


 


你这么说何年何月才说的完啊。卡卡西深知鸣人一慌嘴皮子就不利索的尿性,干脆直接把带土的手机拿了过来。刚刚按了播放键,停在前头的路虎跟疯了一样飙了出去,伴随着一声“去你妈的!”,很不客气地撞在捷豹车头。经不住越野车这么撞,捷豹车打了半个旋儿滑到一边,硬生生给路虎让了条道。


 


带土坐在车里,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直道,跟看到通往希望的光明大道一样。刚才那一撞把积压的所有脾气和不爽全部撞飞了,他觉得他的人生道路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平坦过,恨不得猛按几声喇叭来发泄一下,但这行为太low了,low得跟什么似的,何况还有两个人在旁边看着。带土下了车,绕到前头看了一眼,只有保险栓有一点变形,不过不是什么大事,他可以再买一辆。满意地用手拍了拍发动机罩,带土吹了声口哨,尾音特欠地上扬。


 


“妈的,爽。”


 


不计后果的行事作风让带土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旁边那一直陪他等的两个人似乎是警察来着。竟然还没吼着上来制止他,带土真觉得稀奇。不过带土不虚。他虚什么,有钱的地方就有人渣,比这更缺德的事他都干过。带土转过身,打算潇洒地跟那两警察打个招呼,拍拍屁股就走人。


 


哪知这一转身,竟移不开眼了。


 


那位接了电话又一直坐在车里的男人终于现身了,此刻正很随意地靠着红色保时捷,将带土的手机贴在耳朵上(带土已经自动把那只手机想象成自己的手),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直勾勾地看着他。他很白,就是戴着口罩看不清楚脸,可是一定好看。带土想着,眼睛不安分地向下移去。紧贴着皮肤的衬衫衬出卡卡西精瘦的腰身,他正穿着一双黑色短靴,绑带牢牢地扣着裤脚,这更好地勾勒出完美的腿部线条。整个人搁那辆车旁边,怎么看怎么骚。


 


好事来了,宇智波带土确定他以后的人生道路上肯定会多一辆车。这辆车的主人会用这双腿缠着他的腰,用白皙的手臂搂着脖子在他耳朵根喘气,他们可以在每个地方包括车上酣畅淋漓地做爱……


 


带土看着卡卡西愣了半晌,脑子里全是不可言说的黄色画面,接着他笑骂道。


 


“妈的,爽。”


 


 


 



评论

热度(517)

  1. 午梦千山花渐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