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佐鸣/鸣佐】一生挚友(三)

负狂:

*微量带卡暗示?







 


 


两个人一边吃拉面一边吐花,场面极其喜感。有时候拉面在嘴里半截,忽然吐花的欲望涌上来,一朵小花就直接栽进了面汤里。


为此,鸣人专门找了一个小碟子,用来放不小心被吐进汤里的花。


吃完拉面鸣人去收拾桌面,佐助盯着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后他们继续清扫,将两个人的房间、浴室都清扫一遍之后,轮流洗了澡。


鸣人放好了热水,问道:“要一起泡澡吗,佐助?”


“稍等,就来。”


佐助冲掉了身上的泡沫,原本不服输地乱翘着的头发全部湿透后,温驯的垂下。


鸣人已经幸福的卧在了浴缸里,佐助围着短浴巾,一脚踏进了浴缸。


“你放太多水了。”他说着,坐了下来。浴缸的水果然满了出来。


鸣人正打算说话,先吐出一朵黑色曼陀罗,他笑嘻嘻的拿起飘在水面上的曼陀罗,丢到了佐助的身上:“这个花的颜色和你很搭啊,佐助。黑紫黑紫的,不是你的常用色吗?”


佐助:“……是吗。”


他拿起这朵花,下意识的开了写轮眼:“花上感觉不到你的查克拉气息。”


随后他手中聚起一股查克拉,无属性的查克拉包围住了这朵花,随后花慢慢的仿佛被融化一般的消解掉了。


“……”


“这是什么新忍术吗?”鸣人问。


“……不是。”佐助道,随后他拿起了自己刚刚吐出来的花,递给鸣人,“你试试。用查克拉包围住这个花就好。”


鸣人闻言,将花放置在掌心,然后调动查克拉,从花的底部开始包围。就如同他们刚才看到的那样,花被查克拉慢慢的消解掉了。


佐助:“应该是花重新被还原成了查克拉。”


鸣人:“不是说……这个花就是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普通的花吗?怎么还会还原成查克拉?”


佐助:“写轮眼和白眼单纯的看这个花的时候都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他思索了一番,继续道:“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刚才仔细观察了这一变化,我恐怕也会觉得这花只是被‘融化’,而不是还原成了查克拉而逸散消失的。”


鸣人回忆道:“今天在医院里的时候,小樱正在用她的查克拉分析花,但是当时的花表现的就如同真正的普通的花一样,并没有对她的查克拉有太多的反应。”


佐助和鸣人互看了一眼。


他们同时意识到了他们已经抓住了一点线索,但是这个线索能起的作用还不够明显,他们需要更多的情报,才能确定里面的必然联系。


 


一回来就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即使鸣人和佐助可以确保自己的性命无忧,但是然而这种波及整个忍界的危机,还是令他们难以放松。


泡了快一个小时,鸣人觉得自己外出的疲惫已经差不多被缓解了,于是与佐助道了晚安后,回了房间。


佐助的思绪依然被这个病症缠绕着。


比起一根筋的鸣人,佐助对这件事想的更深。


目前极有可能研究出这种病症并且使得整个忍界都迅速沦陷的忍者并不多,其中大蛇丸名列前茅。


但是这种病运行的原理与大蛇丸一贯追求的理念是不相符的,不,又或者说,大蛇丸的内心早已经有了变化……在四战他被复活后直接站了自己这一边就知道了。而且经历过四战、知晓了其中种种内情等极易毁三观的事情,科研忍者的内心发生变化也并非没有可能……


人与人的互相理解,和平,一直是大多数的忍者们在追求的东西。


至于看上去手段偏激……倒也并非不可理解。


又过了几十分钟,佐助才从水中出来,将自己擦干后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之前和鸣人一起打扫过,里面的陈设没有太大的变化,床上用品等都是新换的,看上去还算舒适。


只是……疑点还存在。


佐助躺上床,将心中思量过的东西梳理清楚后,方闭眼睡去。


 


第二日,两个人先去了木叶医院。


 


“我的查克拉……或者说,目前研究者的查克拉都没有对花起效果的情况。”


在鸣人和佐助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小樱后,小樱回忆了一下,告诉了他们目前的情报。


“和我一起去样品室,试验一下。”


小樱带着两个人去了楼下封存样品的地方,那是地下一层的房间,房门上设置了特殊的封印。


“来吧,这里一共存了四百三十六样来自不同的患者的花瓣,你们可以一个个的用查克拉试验过去,看看是不是能有特殊的情况发生。给我小心一点啊你们——这是最全的资料室了,用花瓣试,给我们留下足够的样品。”她让两个人从左边的柜子开始,“我会通知现在的闲置且自愿的忍者一同来试验,看看会不会得到什么新的线索。”


说完,她就去处理别的事情了。


鸣人和佐助互看了一眼,于是开始试验。


等他们试验到一半的时候,小樱又带着两三个志愿忍者过来了。


“有什么结果吗?”小樱问。


“算是有。”佐助道。


“就是……我遇到了一种花,我可以溶解,应该是山茶花。佐助遇到了三种,分别是BZ-02号、MZ-05号和MZ-11号,其中我只认识木兰花。”


佐助道:“MZ-05是木兰,MZ-11是陆莲花。鸣人能溶解的山茶花是ZB-02号。”


小樱蹙眉。


她报出了四个名字,分别属于这四种花的主人。


“有没有印象?”


鸣人:“……没有。都是谁啊……”


佐助:“都是非常不熟悉的人。”


小樱点点头:“把这块区域试完毕之后把你们能溶解的编号都告诉我,我会去要求别的忍村也做这一项试验,也许我们可以得到什么。”


她说完之后,站着用复杂的目光看了佐助和鸣人好一会儿。


鸣人顶不住这种目光,疑惑地回望。


小樱:“……”


她艰难道:“加油。”


鸣人对着佐助耸耸肩,然后两个人继续自己的试验。


 


等试验完毕了所有,一个上午差不多过去。鸣人统共可以使三种花消解,佐助可以使四种、一共五个人的花,有两个人的花是一样的。


他们将情况告诉小樱,小樱记录了之后,发出了忍鹰,将这个情报送给了其他几个忍村。


“你们问过大蛇丸了吗?”佐助问。


小樱摇摇头:“老师那里应该派出人手了,但是目前还没有大蛇丸的消息传来。”


佐助:“我出去找。”


鸣人:“我也一起!”


小樱犹豫道:“你们可以和卡卡西老师说一下,但是……我觉得卡卡西老师不会轻易放人。鸣人你还记得你借用过九尾的力量吧?将查克拉传给每一个人这件事。”


鸣人:“我……是的。”


小樱道:“所以我认为你应该留下来,如果出现什么紧急情况的话,可以用九尾的查克拉拖延一段时间,虽然治标不治本,而且你的压力会很大……”她咬了咬唇,似乎在还拿不定主意,关于下一句话是否要出口。


佐助好像忽然意识到似的,问:“卡卡西的查克拉不够了吗?”


鸣人惊讶道:“卡卡西老师已经影级了啊……怎么会?!”


小樱脸上带着些后悔,道:“卡卡西老师是火影,所以遇见这个情况他必定会身先士卒……他是全村染病最早的一批,而且前期配合我们做了很多相关试验,你们也知道,卡卡西老师虽然是影级忍者,但是查克拉的储备只能比拟普通上忍,加上之前的实验……所以我们估计卡卡西老师只能再坚持不到一个月了。”


鸣人:“……怎么会…………”


小樱:“当时情报非常稀缺,你也知道,比起把其他实力高强的忍者陷入艰难的境地,已经染病的卡卡西老师也是当时实力最强的……”


佐助道:“鸣人会留在村子里。我去和卡卡西申请出村,找到大蛇丸。”


 


“关于这个嘛,到是不用了。”卡卡西道。


“老师!”


“佐助的情报已经提供的非常完全,找大蛇丸这件事情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卡卡西思索道,“而且这种术目前既然你们两已经找到了也许可以解决的线索,不如对这条线索继续探索下去,这样的话你们是关键人物,应该尽量的配合科研。”


鸣人道:“老师,关于你的查克拉……”


卡卡西:“你不是还在吗?”他简短的带过这个话题,转而道,“你们考虑过吗,关于……亲亲你们在意的人试试看哦!因为这个病症你们的实力受损,所以如果能够恢复的话我说不定可以考虑让你们出村探寻更多线索也不一定。”


佐助黑脸。


鸣人:“……对了,卡卡西老师,单相思的话是不是也不能解除?”


卡卡西道:“嘛,目前的情报总结来看是这样的……应该是已经有人试验过了,让自己的暗恋者给自己一个吻……说起来也算是误打误撞吧,才发现了这种病症的解法。但是单相思的话是没有用的哦,一定要心意相通才行。”


鸣人:“那这样的话亲那么多人有什么意义啊!老师,你是不是在逗我们玩——”


卡卡西笑眯眯:“明明是你们两个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老师看着也很为你们着急啊,趁这个机会,可以快一点认清楚自己的心意哦!”


佐助:“如果连自己的心意都看不清的话,有什么意义?”


卡卡西叹息道:“哎,年轻人啊,不懂得时光的宝贵,也不懂得爱情的甜蜜……”


“总比你迷恋亲热天堂的女主角要好吧!这已经是彻底的废柴大叔了啊老师!好歹也暗恋一个真人啊我说……”


佐助到是从头到尾都那副冷冷清清的表情,意识到话题已经彻底跑偏之后,就拉着鸣人离开了卡卡西的办公室。


“年轻人哦。”卡卡西笑着摇摇头,随后口罩外出现了一朵木棉花。


他沉默地看了一会儿这个花,随后转动椅子,看向窗外。


 


这是确切的春季,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春天都要富含春的气息。不拘季节的各色花朵飘散在风里,比冬日里的大雪还要更加浪漫。


天空晴朗,流云飞渡。四战过后忍界和平若此,仿佛再也不会阴霾。卡卡西独自坐在火影的小楼里,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自己以为早就放下的情感、自己以为终于可以坦然面对的过去,还有那样一丝飘忽不定的风,静静流淌。


“如果六代火影死于暗恋,也有点太……搞笑了。”卡卡西喃喃道。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