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鸣佐】直男(上)

丧病菌:

鸣人色诱术调戏纯情助的搞笑里番风,ooc慎慎慎


伪性转·鸣子X佐,雷者慎慎慎


时间设定在四战结束不久,车在下章明后天发。








“难得来一次温泉旅馆,不聊点H的事怎么行呢我说!”


“……”


尽管佐助对这个提议的反应是翻了个身睡在榻榻米上回之以经年的沉默,鸣人还是很轻易的透过黑暗从他脸上读出了“你别是个傻子吧”这样鄙夷中带着点儿怜悯的情绪。


但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认输:


“佐助佐助你该不会是没有经验吧我说?”


“佐助佐助其实我也没有啊我说,这几年忙着追你根——本没有恋爱的时间啊我说!”


“佐助佐助你说女孩子的欧派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啊我说?”


佐助不耐烦的背过了身,然而身边躺着的家伙反而越说越来劲了,终于——


“白痴,闭嘴。”


“没有,我对那种无聊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是追我而是追逐我,不要把事情说的那么奇怪。还有不要怪到我头上你只是单纯的不受欢迎而已。”


“女人的欧派什么的你自己变身术感受一下不就行了。”


他一口气嘲讽了回去。


——安静了。


佐助满意的拢了拢被子就决定睡觉,这时候他听到旁边传来了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


“呜哇,超软啊佐助!”


旁边的被窝里传来了鸣子娇俏的声音。


“……”


那个白痴!


果然不应该让他喝太多酒的。


如果这时候佐助只是懊悔尴尬,那么当他感受到一具凹凸有致的女人身体暗搓搓摸进他被窝跨坐在他腰上的时候,他几乎就是恶向胆边生了。


“佐助你也摸摸看啊我说,超——软哒!”


哒你个头啊!


“鸣人,从我的身上滚下来!”


“讨厌!不是鸣人是鸣子啦我说~”


佐助被他矫揉造作的娇俏语调恶心的汗毛耸立。


这就是我灵魂的半身唯一的羁绊。


他在黑暗中有点儿绝望的想。


“作为一个直男佐助你怎么能这么性冷淡啊我说。”


“变成女人的样子骑在我身上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这样说。”


佐助毫不留情的反击道。


而鸣人,不,鸣子已经伏在他身上紧紧抱着他了。她胸前两团软肉隔着浴衣紧实的贴在佐助的胸膛上。


“来来来大姐姐教你做一些有趣的事吧~纯情的佐、助、君~”


醉酒的女人吃吃笑道。


 


忍者的夜视能力都不差,不用点灯佐助都知道跨坐在他身上的家伙是怎样的醉眼朦胧媚态横生。


鸣子长得的确好看,五官满分身材完美,就连脸上的六撇胡须和偏黑的肤色都有一种野性的美感。很少有忍者能抵挡住她的诱惑,何况她现在还一脸媚意的咬着手指穿着件将脱不脱已经滑落肩头的浴衣。


但其中并不包括意志坚定的宇智波佐助。


色情小说看多了吧这个人。


天生对这方面异常迟钝的佐助君一脸冷漠。


“鸣人,从我身上滚下来。”


他不耐烦的重复了一次。


“不是鸣人,是鸣子姐姐啦!”


女人嘟嘴抱怨道。


“真是的,要说多少遍才会听话呢~”


鸣子的手指不怀好意的在佐助胸前打着圈圈,她挑衅般低下头细细打量佐助的眉眼,两个人的距离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佐助的脸庞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冷峻。他没有去管鸣子在他身上煽风点火的手,只是冷漠的盯着她,就连呼吸都没有乱上半分。


什么啊,这家伙,木头做的身体吗?


鸣子有些不满意的想。也许是因为喝醉,也许是因为色诱术的什么副作用,又或者是其他什么见鬼的原因,反正当鸣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贴上了佐助紧抿的显得有些冷酷的嘴唇。


佐助的眼睛微微睁大,面上终于显现出几分错愕与慌乱。


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鸣子分了些许神志迷迷糊糊的想。


可是管他的呢。


看到佐助吃惊的样子,她不负责任的把这些统统抛到了脑后,然后伸出舌头在佐助的嘴唇上得意的舔了一下。


 


这家伙是在较什么劲啊。


佐助有点无语的想。


归根结底也是一起上过厕所一起进过澡堂的好兄弟好朋友,压根没往其他地方想单纯将其当作酒后胡闹的佐助君也没认真反抗,只是死鱼一样躺在榻榻米上等待好友自己消停下来。


他在鸣子抓起他的手硬要往自己胸口放的时候甚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难道这家伙还指望自己有除了微妙的恶心以外的其他感觉么,要知道他小时候连澡都不爱洗。


鬼知道能在他胸口搓出什么东西出来。


变身术搞出来的身体并不能让多出来的部分感受到什么快感,鸣子在那里虚假的搔首弄姿呻吟了半天睁眼就看到佐助一副无语的看白痴的表情。


她看到佐助那副波澜不惊的冷淡样子就很气。


啊啊。


好想把他欺负哭。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她尽力回忆《亲热天堂》里的女一女二女三号取悦男主角的方法,然后心急火燎的撕开了佐助的浴衣。


“……”


佐助无奈的调整了一下躺姿,被压了这么久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不动还好,这一动就让他白生生的美好肉体变得鲜活了起来。


佐助对自己的要求一向严格,是以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异常美好,由于年纪尚轻长得还白,便又勾勒出几分少年的单薄与诱惑来。


禁欲系美男毫不反抗的被自己压在床上什么的。


鸣子吞了吞口水。


佐助这个纯情派不会是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吧。


事到如今他可不管了喔。


鸣子俏皮的歪歪脑袋,长长的金发披散下来。她勾起嘴角,小恶魔般露出一边的虎牙。


“不乖的孩子可是要被惩罚的呦❤”






================================


为什么我可以把如此下作的脑洞写的如此搞笑TNND


不管不管我要憋出乳交女上dirty talk



评论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