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段子】初夜后的第一个早上

白川:

得了不摸鱼就会死的病_(:з」∠)_


我的工作咋办呢?


CP是止鼬、柱斑、扉泉、鸣佐、带卡五件套


背景……应该是架空吧……


撒糖,但并不都是搞笑的段子


其实只是想写最后一段,但为什么写了五件套呢【思考ing


 


 


1. 止鼬的场合


 


初夏清晨的阳光透过遮光性平平的浅蓝棉布窗帘,斜斜地倾洒在宇智波鼬紧闭的眼皮上。那光芒柔和而不刺眼,带着包容一切的温暖,却又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决然,像极了他一心所向的那个人。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极不熟悉的景物。不似宇智波大宅的古朴浑厚,也不像自己曾经去过且只去过一次的恋人房间里简单实用的家居布置。想要动一动身体,难以启齿的地方却传来一阵剧痛,连带着酸到麻木的腰肢一起,提醒着自己和恋人昨夜里是多么的疯狂。


是了,昨天他和自己的恋人,也是自己的大表哥宇智波止水一起出任务,回来却遇到了大雨,两人只得找了一间民宿住下。此时正值旅游旺季,民宿也只剩下一间空房。两个大男人不得不挤在一张狭小的单人床上,偏偏两个人还是心意相通的恋人,不趁着这个绝佳的时机来一发,就太说不过去了。


想到昨夜的情事,鼬的心里猛地被幸福和甜蜜的感情充满,即使已经习惯保持面瘫冷峻的表情,此刻却也忍不住想要微笑。


他转过身,想要看看身边恋人的睡颜,然而触手所及却是一片冰冷。


 


止水,似乎已经离开很久了。


鼬的心里猛然一颤,不顾身体的疼痛坐了起来。他张开嘴,想要呼喊恋人的名字,然而嘴巴却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大概是因为,昨夜喊得太过分了吧?


 


“小鼬?”熟悉的声音响起,鼬抬起头,看到自己的恋人站在门边,裸着精壮的上身,一手端着荷包蛋,一手端着一杯牛奶。


“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在鼬呆呆的注视下,止水微笑着走到鼬的床边,把牛奶递到鼬的手心里。


“起得有点早,所以借了民宿的厨房,想着给你做点早餐。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吧?喜欢吃这种西式的荷包蛋。”


鼬喝光了牛奶,随手将空杯子递给止水,又从止水手里接过荷包蛋,牙齿刺破柔软的蛋黄,香甜到有点腻人的蛋黄味道瞬间充满了口腔。


暖暖的,好好吃。


“味道怎么样?”将空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止水伸手揉乱了鼬柔顺的长发,他的眼神里,语气中,满满全是宠溺。


鼬没有回答,只是一门心思的吃着荷包蛋。


“你啊,”止水忽然叹了口气,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直接将对方聪明的脑袋揉进自己的怀里,“我真的好想就这么宠你一辈子。”


“……”


“小鼬,我想给你做一辈子的早餐。”


“……”


“小鼬,你在听吗?”


“嗯。”


“讷,止水。”


“怎么了?”


“我没来得及擦嘴,你这样,我嘴角的蛋黄都蹭到你胸口了。”


“这样啊,那确实不太妙呢……一会儿去洗个澡好了……”


“嗯。我也要洗。”


“那个……小鼬,反正一会儿也要洗澡,不如……再来一次?”


“…………好。”


讷,止水。


我是不会让你宠我一辈子的。


半辈子就好了。


剩下的半辈子,换我来宠你。


 


 


2. 带卡的场合


 


卡卡西手里端着一杯牛奶,看着床上那一团瑟瑟发抖的被子陷入了沉思。


昨天自己和带土都喝了不少,记忆都有点模糊起来。但是,被上的确实是自己吧?对了,一定是自己,不然要怎么解释自己后面痛出了新高度?可为什么自己明明被上了,还要端着牛奶站在一边安慰这个让自己昨晚痛不欲生的罪魁祸首?而且那个罪魁祸首还裹着被子哭哭啼啼,好像他吃了多大的亏一样?


自己长得明明不错啊,身材也不错,所以说……他这是哭什么呢?


卡卡西叹了口气,“带土,起来,把这杯牛奶喝了。”


“卡卡西你这个大辣鸡。”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从被子里伸出一颗脑袋,眼里还噙着泪,哭得嗓子都有点沙哑起来。


“是是是,我是个大辣鸡。别闹脾气了,把牛奶喝了吧。”


“都是你的错!你这个废物!都是你诱惑我的!”带土说着,老老实实接过了牛奶喝了起来。


“是是是,我是废物,都是我诱惑你的。”卡卡西叹了口气,自己一个精6,对方是个精10,昨晚做到一半自己实在撑不住了睡过去了,对方还在不停地做……卡卡西心中暗想,我倒是想知道已经睡成一条死鱼的自己到底是怎么诱惑对方的?


“我以后……我以后……还怎么见女神啊……”想到这里,带土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带土……你别哭了。”卡卡西犹豫了一会儿,“这样吧,咱们昨天都喝多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后还是朋友,你看行吗?”


“咳咳……”带土一听到卡卡西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激动被牛奶呛了个正着,“卡卡西,你你你……你这个大辣鸡。”


“……”辣鸡、废物、都是你的错。带土一般黑自己也就会用这几个词,全用完一遍就要开始重复了。


“你你你……你是不想对我负责任吗!”


“…………你想我怎么对你负责?”卡卡西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他昨天也喝多了,也头疼。


“要不…………你看…………”带土眼神游移,“要不咱们开始交往吧?”


等等这什么逻辑!


“女神呢?”


“反正我这幅身体,也配不上女神了……”带土说着又抹了把眼泪。


“…………行吧,都随你。”卡卡西干脆在床边坐下,伸出手,揉乱了对方那一头扎手的短发。


“话说,卡卡西,昨天我们到底做了几次?”


“………………谁知道。”卡卡西望天,“四次以后我就没再数了…………”


“啊啊啊啊啊卡卡西!你这个大辣鸡!你怎么能说出这么破廉耻的词!!”


不是你先提起的吗!


卡卡西坐在床边,托着腮,一双死鱼眼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发小捂着脸在床上打滚,发神经病顺带展示自己的神逻辑。


嘛,以后自己和他要走的路,还会很长吧……


 


 


3 鸣佐的场合




同学会的第二天早上,万年吊车尾漩涡鸣人同学在宿醉中醒来,意外的在自己的身边发现了浑身赤裸,身上还带着可疑痕迹的优等生宇智波佐助。


漩涡鸣人缓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大概是怎么回事。


怕吵醒身边熟睡的男人,漩涡鸣人抄起手机,一扭身躲进了卫生间。此时,他拨打电话号码的手都在颤抖。


“你这个超级大白痴!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啊!”对话的另一头,明显还没睡醒的暴力女声响起。春野樱昨晚也参加了他们的同学会,现在还在绝赞宿醉中,“敢吵老娘睡觉,你他妈不想活了是吧?!”


“小小小小樱,救我!我快死了!”漩涡鸣人带着颤抖的哭腔说。


“…………到底怎么了。”电话那头,青梅竹马的声音终于冷静了下来。


“小樱,我把我最好的朋友给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漩涡鸣人吸了下鼻子,“他现在还没醒,等他醒了,多少个我都不够他揍的……”


“等等,你……把谁上了?”


“我最好的朋友啊!”


“别给老娘打哑谜,告诉我究竟是谁!”


“就是……佐助啊……”鸣人的声音越发没有底气起来。


“…………宇智波……佐助?”


“嗯。”


“漩涡鸣人,你现在在哪里?”


“在我家啊,小樱,你说他会不会打死我啊……”


“你就待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过去。”


说罢,对方就挂了电话。漩涡鸣人心里一阵感动,这就是好朋友啊!就是青梅竹马啊!她一定是过来帮着我说服佐助的!找小樱求助真是找对人了!


鸣人这么想着,抬起头,嘿嘿傻笑了一下。


他从卫生间走出了,悄悄瞥了一眼床上的宇智波佐助。佐助的身体很白,因而也趁得他身上的那些痕迹愈发的美艳起来。漩涡鸣人忽然感到下腹一阵燥热,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如果他愿意的话……嘛,虽然不太可能,不过,如果宇智波佐助愿意的话……


就在漩涡鸣人想入非非的时候,沉闷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一定是小樱来帮我了!


漩涡鸣人开心地打开了门,然而,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冷冽的杀气扑面而来,那杀气浓郁的仿佛在空气中结成了一个团,逼得鸣人连连后退。


在门外,宇智波鼬用看辣鸡般的眼神看着他,周身一副肃杀之气。


“鼬、鼬哥……”鸣人用眼角余光看到了躲在鼬身后的春野樱,不敢置信地说道,“小樱,你……”


“漩涡鸣人,你别怪我。”春野樱开口了,“我把你当朋友,你他妈上我男神!行啊你!”


“不,等等,鼬哥,你听我解释……鼬哥!”


………………


呵呵。春野樱想着,还担心佐助会不会揍死你,用得着佐助动手吗?


人都上了还发朋友卡?有你的啊。


就让我来代表宇智波迷妹协会兼鸣佐后援会会长,教训教训你好了。


 


4 扉泉的场合




“千手扉间你这个死白毛!大混蛋!登徒子!趁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


看着眼前这个把一头柔顺的黑长直睡成了宇智波斑模样的宇智波,瞪着兔子一样的红眼睛指着自己破口大骂,千手扉间头疼地叹了口气。


“你真不记得昨天是你主动了?”扉间揉了揉太阳穴,“是说你到底喝了多少?昨晚一身酒气的来找我,看到我就抱,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放开……”


“你你你……不许再说了!”泉奈气的脸蛋通红,“你怎么不推开我!”


“我推了!你知不知道你力气有多大!”


“都是借口!你这个混蛋!”泉奈一激动,想从床上跳起来,然而身后传来的剧痛让他瞬间又老实了“疼疼疼疼疼……”


“哪里疼?”扉间挑眉,“头疼还是屁股疼?”


泉奈不回话,只是狠狠地瞪着他。


“头疼的话,把这杯牛奶喝了。”扉间递给他一杯热牛奶,“解解酒。”


“…………”


“屁股疼的话,我也没办法了,忍着吧。”


“千手扉间你这个大混蛋!死白毛!少白头!!”感觉被调戏了的泉奈再次破口大骂,“你信不信我告诉我哥!看我哥打不死你的!”


“这样啊,那可麻烦了。”扉间在泉奈身边坐下,俯下身去,将泉奈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大片的阴影投下,带着一些让人心痒难耐的压迫感,“你啊,信不信我把你做到让你不敢告密?”


扉间的衬衫只系了中间的两个扣子,从泉奈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扉间锻炼得当形状良好的胸肌,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下一秒,他就揪住了扉间衬衫的领子,啃上了对方的嘴唇。


“有本事就来啊!”


淡金色的阳光在扉间干净整洁的卧室中蔓延开来,为这一丝不苟到有些不近人情的房间,涂上温度。


 


 


 


5 柱斑的场合:




“斑斑,歇够了没?”


“好了。”


“再来一发?”


“走着!”




fin。


_(:з」∠)_



评论

热度(2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