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鸣佐】孩子1(699后改编衍生 内有生子梗,慎)

填坑的墨香:

于是又开了一个坑,一如既往的EG向【远目】


  
  宇智波佐助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战斗。
  在少年叛忍时期,他就曾经因为问路而遭到名为迪达拉的男人的攻击——并且不知是什么原因地让那个男人用了同归于尽这样极端的方式。现在,他遇上了一个长着白眼、头上长着角——显然应该是大筒木家族的男人的袭击。
  
  那个大筒木一见到佐助,不明意义地惊恐地喊着:“你居然能追过来!”然后抱着一个小包裹——佐助敏锐地发现那是一个小婴儿——就那么激动地冲了上来。最后,在不敌佐助的情况下,毅然硬扛着重伤扔下了小婴儿逃跑,那仓皇狼狈的样子,简直是怕佐助不顾一切地灭了他。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战斗和奇怪的敌人,佐助最终还是选择了先查看婴儿的情况。不看不知道,一看——
  佐助不由得愣了愣,突然有些后悔放过了那个大筒木。
  
  
  不去看婴儿黑色的头发,只看他那小小的稚嫩的脸蛋,面颊上的三道胡须,以及那孩子颈脖上挂着的刻着咒印的项链里传来的查克拉气息。
  “……鸣人的儿子?”佐助喃喃出声。显然,他十分震惊。
  敏锐的佐助觉察到包裹着孩子的小被子里有一张纸。他谨慎地抽出来,里面正是漩涡鸣人和这个婴儿。只见画面上的鸣人小心且僵硬地拥抱着小孩子,但是、虽然表情忐忑,鸣人的眼里溢满了幸福的味道。这种味道,仿佛能够透过画面传递过来,叫佐助的内心也突然有些柔软了。他们互为半身,若是一方感觉到痛苦,另一方也必然会感同身受。那么,幸福也是一样,如果鸣人幸福的话,佐助也能通过鸣人品尝到幸福的滋味吧?
  
  
  这个时候,佐助才发觉,自从四战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久到那个吊车尾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家庭。虽然佐助并不知道鸣人究竟是何时成婚、又是何时拥有了这样一个孩子——
  想到这一点,佐助不由得冷哼一声。
  就连结婚生子这种大事都没想过要通知他一句——结婚也就罢了,毕竟他长年在外又联系不方便,但生子——怀胎十个月的时间总能告知一声吧?他隐约记得一年前他和鸣人曾经见过一面,还在酒馆里彻夜聊天,鸣人竟然也没有提过一句自己的家庭。就算当时不知晓孩子的诞生,两个月前他们还在外面碰过一回头呢!
  佐助确实有理由不满。
  
  
  “啊~啊~”小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张开了双眼,他伸出小手,朝佐助挥舞。
  “……”黑发的宇智波微微低头,单手将面码——在孩子的衣领后面印有他的名字,这种做法显然是世家会有的,这让佐助不由得猜测这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揽在怀里,佐助开启了轮回眼,感应鸣人的查克拉。
  面码显然很喜欢佐助,他用肉嘟嘟的小手往前伸,抓住了佐助的衣领。佐助顺着面码的力道将他抬了抬,然后面码咧开没有牙齿的小嘴,就那么重重地糊了佐助一脖子口水。然后又用小脑袋蹭着佐助的脖子,热乎乎的脸颊贴着佐助,这个动作让面码十分高兴,他兴奋地笑了起来,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没有理睬乐得眯起眼的小婴儿,佐助很快就找到了鸣人的查克拉。
  
  
  此时,鸣人和同期们正在火影办公室里开会。
  他突然停住了话语。
  “怎么了?”卡卡西问道,刚刚鸣人还在报告任务,现在却露出了异样兴奋的表情。
  “佐助!”鸣人高兴地说,“佐助要回来了,他在感应我的查克拉!”
  果不其然,在鸣人背后,一道黑色的空间出现,从远方归来的旅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木叶。
  “佐助?”鸣人正要打招呼,却撞上了佐助冷淡的表情,他知道这是佐助表示不满的表情。
  
  佐助观察了下火影办公室的情况,很少能见到如此多的人聚集开会。果然、是在商讨鸣人的儿子被偷走的事情吧?
  
  黑发的旅人冷静地、淡定地扫了眼挚友有些不安的表情,然后抬起手里抱着的那个物体。
  “鸣人,你的儿子。”
  他平静地说。
  佐助向众人展示了他怀里的那个小婴儿,与鸣人无比相似的容貌,那三道胡须——还有那黑色的头发。
  
  
  
  火影室里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儿、儿子?”鸣人愣愣地重复。
  佐助不耐烦地将面码塞到了鸣人的怀里,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抱着婴儿:“就这样,你照顾好面码,不要再麻烦我了。”
  ——大筒木的人还在觊觎着这个孩子。
  佐助自觉话已经说得非常清楚,然后他转头往原来的地方走去。
  
  
  “哇——哇——哇——”好像是感应到佐助的离开,面码大哭了起来,这才惊醒了满室的忍者。
  “我我我我我的儿子??”鸣人僵硬着身体,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鹿丸用文件抵住额头,痛苦而又无奈地道:“……我感觉事情大条了。”
  卡卡西忍了忍,最后还是叹息:“无论如何,鸣人你还是先调整一下抱孩子的姿势吧——算了,交给我。”
  
  


        在卡卡西认真抱孩子的过程中,鸣人一直在充当背景音。



  “卡卡卡卡卡卡卡西老师,佐助他为什么会带一个孩子过来,还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叫面码啊,佐助取的名字真棒,可是这么突然我家里没有面码要吃的奶粉——小孩子是要吃奶粉的吧?卡卡西老师我要怎么养面码啊我我我我我有些慌——!”鸣人顿了顿,然后叫道,“佐助刚刚生气了!他为什么会生我的气啊我说!”
  “冷静点鸣人。”卡卡西作为年龄最大的一员,努力想要保持镇定。
  “啊——佐助说不要再麻烦他了,他是不是抛弃我们父子了啊我说!!”
  “……你不要这么快接受佐助生了你的儿子的这个设定啊鸣人……”



评论

热度(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