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暧昧1-3

咏而归:

准备放在隔壁从心无料里的文,以及佐助生贺(合并了是不是很机智……躺。


我竟然也肝完了TvT。试阅放上半部分,下半部分见无料本XD。




1)、


鸣人走进播音室时,佐助正把稿子分门别类的叠成几堆。大学的黄昏播音时间差不多结束了,现在正在放最后一段音乐。室内没有别人,有一点老旧的调音台工作时嗡嗡的声音。


佐助没有抬头,专注手里的事。他感到鸣人走了过来,他径直的脚步声,敲在地板上,他停在佐助身后,伸出一只手,从佐助肩膀边放下来,撑在桌面上。


佐助闻到他身上一丝汗味,还有湿润的水汽。应该是刚刚打完篮球,又冲了澡。他半边身体被鸣人笼着,距离大概只有两厘米,但偏没有触碰。


佐助竖起一叠稿子,在桌面上顿了顿。


鸣人突然俯下身,佐助手一停,肩胛不自觉的绷紧,鸣人差不多就快要埋到他的颈弯,热气吹在他后脖子上。他看着佐助手里的稿子,念出来,“校队分卫漩涡鸣人漂亮的后仰跳投完成绝杀,台下响起了一片MVP的欢呼声……哈哈哈,这个稿子是谁写的啊佐助?”


稿子是被电子邮件传过来,再修改好打出来,才到了他手里。佐助并不记得作者的名字。他翻了翻那一叠纸,“谁知道。你的某一个粉丝吧。”


“那么,”鸣人凑在他耳郭上问,“是佐助念的吗?”


自然是他念的。他没有去看鸣人的篮球赛,只是坐在播音室里,在比赛结束后,念了一篇报道稿。稿子里有写鸣人是怎样跳跃,怎样投篮,金发是怎样在太阳和汗水之间闪光的。他一度念的口干舌燥,声音微涩,叫搭档的女播音员以为他嗓子不舒服,推过来润喉的糖水。


佐助谢绝了她的糖水。等他念完的时候,口齿一离开漩涡鸣人这个名字,他就全然恢复正常了。


他没有告诉鸣人这些,轻描淡写的说,“还能有谁。”


鸣人哦了一声。他退开了一点,一只手拂到佐助的发梢。佐助的头发是很不服帖的,脑后的发尾无论梳多少次都要翘起来,鸣人的手掌擦过去,就像被参差不齐的草尖扫过。他的指尖埋入那黑发深处,离皮肤还有一厘,又停下了。


悬而未决,忽上忽下。


佐助捏紧了一张稿子的角,绷住了不开口。


一个吻落在他固执的唇角。


或者说不上是个吻。鸣人的嘴巴并未触及他的皮肤,他只是偏着头,将唇挨着佐助腮边,他的热息突兀的摩挲了一下他的唇角而已。


非常轻,不及思量,就消失了。佐助没去看鸣人的神情,他知道鸣人站在原地,或许是等着他回头。但他一直没有动作,后来鸣人就用很坦然的声线说,“佐助,我们去吃饭吧。”




2)、


佐助和鸣人这种无意义的,僵持着的暧昧,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他们年少的时候,曾经因莽撞的冲劲和烧昏了头脑的热情,捅破过这层窗户纸。


十五岁的车


http://ww2.sinaimg.cn/mw690/6fd9362dgw1f9g67p9l11j20v98iunpd.jpg



他们默契的守着这个秘密,心照不宣。虽然后来它终究曝光,随即消散。他们道别得猝不及防都没有说再见。两家的长辈发现之后,很快的采取了措施。佐助被送到国外,鸣人举家搬迁。他们都换了学校,换了号码,切断了所有的联系。


意外在同一所大学里重遇时,他们都长大了一些。盛夏黑暗里欢畅的日日夜夜已远,他们各自退回了那薄薄一纸的两侧,重新学着做通常意义上的“朋友”。




3)、


佐助坐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大排档里,撑着下巴,吸着一瓶冰豆奶,看着鸣人穿行过吵吵闹闹的人们,从取餐处把他们点的菜端过来。


排骨、烤肠、大火炒的青翠欲滴的青菜,万年不变的番茄炒蛋。


鸣人把米饭搁在他面前,从背包里摸出个保鲜膜裹的新鲜番茄递给他,掰开竹筷,放在他碗沿,“别发呆了我说,吃饭了,佐助。”


天气热,佐助不是很有胃口,啃着番茄,拨了两筷子米饭,爱吃不吃的样子。鸣人扒了几口饭,停下来,“不是你说要吃这家吗,又不喜欢。想吃啥,我去给你买的说。”


佐助想了想,“刨冰。”


“那个不能当饭吃。”


“你这个长年泡面维生的家伙还说别人。”


“那是佐助不在的时候啊。”鸣人脱口而出。之后他垂下眼睛,筷子碾着碗底米粒,“不跟佐助在一起,吃饭都没什么意思,泡面省事。”


佐助没接腔。


后来鸣人又开口,“我去买凉面和水果沙拉给你吧。”


“算了。”佐助说,“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再吃那个。”他啃完了番茄,抬手去拿纸巾,鸣人抽了一张,顺手帮他擦干净嘴边。两个人都没有觉得异样,继续吃饭聊天。


“明天上午的公共课我们是一块儿上的说。”鸣人说,“我去给你占位子啊。”


“我不想起来。”佐助嘟嚷,“我早上心情不好。”


“你是因为老不吃早餐,低血糖,才会心情不好。”鸣人一副他很懂的样子,“要不等我上完第一节,买早餐去你宿舍接你,然后我们一起上后面的课。快考试了,还是不要翘课太多啊我说。”


佐助还有点不情不愿,到底答应了,“好吧。”


“不要睡太沉不给我开门啊我说。”鸣人笑嘻嘻的说,“那我只好跟上次一样喊啦。”


佐助想起鸣人在他的宿舍门口喊得震耳欲聋整栋楼都听得见的“Sasuke——”,知道的知道他来找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失了身来求负责,一时头疼,没好气的哼一声,表示知道了。


鸣人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犹豫着要不要接,佐助瞟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女孩的名字。


他轻松的问,“女朋友?”


“不是。”鸣人立即否认,顿了顿,又解释,“一个学妹。……我帮了她一点忙,她最近就,嗯……”


他莫名的支支吾吾起来。


佐助问,“可爱吗?”


鸣人不尴不尬的说,“还……还行吧。”


佐助非常淡定的说,“可爱就赶紧上啊。你这样的笨蛋,不在学校里谈个天真小学妹,以后工作了,哪里还找得到女朋友。”


鸣人有点诧异的看着他。


佐助讲完,也觉得自己做作得不行。嘴角一抽,埋头吃饭去了。


电话铃还在响个不停。


几乎快要催出他眼底的微酸来。





评论

热度(434)

  1. 午梦千山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2. 漩涡佐助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S文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