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梦千山

【瓶邪】抓周

莫惊烟暝:

写在前面:


刚刚翻藏海花吧的三叔访谈贴找灵感。结果发现有人问邪帝小名是什么,三叔说鞋垫。


三叔你走😣,贱名好养活也不是那么玩的。


老九门看过后忘得差不多了,三叔现在也不更。


我现在对三叔满满的怨念。


下面正文(・ิϖ・ิ)っ(・ิϖ・ิ)っ(・ิϖ・ิ)っ


        1978年3月5日,是吴老狗的孙子出生满一年的日子。吴老狗专门为自己的小孙儿办了一场酒席。吴老狗年轻时的人缘不错,老九门的人能来的都来了。吴二白迎接宾客,吴三省则被他老爹打发到后面陪他嫂子和大哥布置酒席。


        吴老狗和他老伴坐在一边乐呵呵的,笑的满脸褶子,和一般人家的长辈差不多,很难看出他就是那个早年手段干净利落的长沙狗五爷。今天老朋友来了不少,他心里倒是蛮高兴的,至于别的事,他早就做好了打算,今日不提也罢。


        吴邪躺在吴妈妈的怀里紧闭着双眼。他之前吃了不少奶,窝在包被里睡得正香,白白的小脸看着便惹人疼爱,双颊粉嫩嫩肉乎乎,像两块小馒头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客人们看到他这幅可爱模样纷纷夸赞起来,奉承话说的吴老狗开怀大笑。


        小吴邪被人们的喧哗声吵醒了,他年纪小的可怜,便嗷号一声,本能的大哭起来,吴妈妈手忙脚乱的哄弄着,客人们更开心了,便逗起趣来。


        “这嗓子不错啊,老五,考不考虑把你孙子送来跟我学戏啊。”二月红笑着说。


        “这声音,我耳朵都快聋了。”陈皮阿四啧了一声。


        “哭什么哭!小孩子哭打一顿就好了。”半截李生性怪癖,有些凶巴巴地吓唬道。


        酒席还未开始,张启山还没有来。


        吴邪哭了一会感觉累了,便又睡过去,红仆仆的脸上还挂着鼻涕眼泪,吴一穷拿来毛巾,给小吴邪擤擤鼻涕。


        众人又聊了聊天,许久不见,大多都心生感慨,老年人本身就爱回忆往事,以前的是非恩怨现在回忆起来别有一番滋味,慢慢地声音便大了起来,吴邪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却被吴妈妈报的更紧。


        一个伙计走上来,说张大佛爷来了,身边还跟了一个,说是张家族长张起灵。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吴老狗笑了一声,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自己也站起身来,去迎接这个未经邀请而来的贵客。


        张启山和张起灵一先一后跨入门来。张启山看上去远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体内的部分张家血液在作祟。他言谈举止皆是气度,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威压,让人不由感叹宝刀未老。


        张起灵面色淡漠,看上去极其年轻,他身体后面背了一把用布包住的,形状像唐刀的兵器。他的眼睛很黑,眼神清冷而不近人情。


        吴老狗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一番客气话之后便让人给他找了个座位坐了,一切待遇皆同张启山。


        吴邪在张起灵进入屋子的那一刻醒了,他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和张起灵对视着,然后咧开还未长牙的嘴,冲他笑了。


        婴儿未经世事的笑容是清澈的,纯净美好的,张起灵看着吴邪的小脸,眼神不禁柔和了起来。经过了太多的事情,看过了太多的阴谋诡计,便越发觉得最简单的东西便是最美好的。


        一周岁的吴邪已经会爬了,吴妈妈替他穿好衣服,放到大桌子上面,吴邪便四肢并用爬了起来,一边爬一边欢快的笑着。使因为张起灵的到来而稍显压抑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大桌子上放了许多东西,红鸡蛋,钢笔,键盘,纸张,口红,当然,吴老狗当过盗墓贼,所以桌子上有火折子,洛阳铲,甚至还有一个发丘中郎将手指的模型。小吴邪如果抓到了钢笔那么他以后可能会从事文学方面的有关职业;如果抓到口红,那他可能会是个异性缘很好的浪荡子;如果抓到洛阳铲,他可能会与古墓十分有缘……虽然不一定会实现,但大人们却依然乐此不疲。


        小吴邪爬的欢快,对红鸡蛋啊小玩具这些看都不看,他爬到口红面前看都不看就扔下了桌子,客人们一阵哄笑。他用小小的拳头抓起钢笔挥舞了几下又放下,碰了几下洛阳铲,又抓着一个大算盘不放,最后然后抱着发丘中郎将的手指模型玩了起来。


        吴老狗苦着脸问齐铁嘴:“你来算算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齐铁嘴掐指算了一会,瞄了一眼张起灵,幽幽地说:“天机不可泄露……”


        吴邪玩了一会手指,又放下来,继续向前爬,结果腿被一个玩具车绊了一下,身体一歪就要跌下桌子。


        人们第一反应便是去接孩子,一个人影比所有人都快,吴老狗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张起灵用两根手指提溜着吴邪的腰带站着。


        他马上冲他道了谢,就想接过吴邪。


        张起灵并没有马上把吴邪给他,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的脸,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雕刻着麒麟花纹的手环放在婴儿手心里,顺便解释道:“祖传的,不是冥器。”


        张启山的脸在见到那个镯子后变得有些微妙,但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啜了口茶。


        吴邪拿着镯子乐呵呵的起劲挥舞着,吴老狗自然又说了一些感激的话,张起灵摆了摆手,说不用在意。


        其实张起灵很久以后想起那件事依然不能理解,自己当时为什么就把那么个对于族长来说意义特殊的镯子送给了一个刚满周岁的婴儿。


        还傻乎乎的。张起灵看了一眼睡在他旁边的吴邪,替对方关上台灯,闭上了眼。


        也许,是命。


END


你们猜猜是什么意义重大的镯子(๑•ั็ω•็ั๑)


很明显不是吗?⊙▽⊙



       


       


       


       


       


       

评论

热度(102)

  1. 王家店的粘豆莫惊烟暝 转载了此文字
  2. 午梦千山莫惊烟暝 转载了此文字